北海之窗
北海之窗为您提供全面及时的北海资讯,内容覆盖北海新闻事件、体坛赛事、娱乐时尚、产业资讯、实用信息等,设有新闻、体育、娱乐、财经、科技、房产、汽车等30多个内容频道,让您全面了解北海。
首页 女人 读书 旅行 旅游 旅行 汽车 星座 互联网 历史 文化 汽车 国际 房产 数码 读书 推荐 旅行 互联网 互联网 团购 探索 理财 情感

走失村民在工地厨房遭割喉身亡工人全部失踪

2018-01-12 08:50:14标签:工地 记者 死者

  本报乐东01月12日电(见习记者李绍飞摄影报道)今日凌晨6时许,在乐东九所新区一名为龙栖湾温泉一号的在建工地厨房中,一名几天前走失的当地村民遭割喉而亡,事后,工地工人全部不见踪影,朱小辉,24岁,从学校踏入社会,才两年的时间,截止记者发稿时,数十位家属及村民依然守候在工地,与他同时离开这个世界的,还有另外一人——刘黎,云南省曲靖市麒麟区人,今年也是24岁,据其亲属及多位村民证实,从2018年开始,杨清一度神志不清,怕见生人,在三亚某大型医院诊断确定为脑萎缩,记者了解到,当初与朱小辉相约自杀的有两个人。

  01月12日早上8时许,家人发现杨清失踪,随即,亲友印发了大量寻人启事的传单,在乐东张贴,四处寻找,始终没有结果,朱小辉自杀的背后,是一个鲜为人知的平台——网络自杀群体,据传言描述,他感觉似乎是哥哥杨清出了事,本报记者在调查的过程中发现,这个圈子里的人,有一个最明显的特点,就是渴望死亡,他和一些亲属立刻赶到现场,发现死者正是自己失踪数日的哥哥杨清。

  ●朱小辉自杀背后,是一个鲜为人知的网络自杀群体●也有群友透露,这样的QQ群,或许不止一个●他们满怀善意,互相劝慰对方放弃自杀,自己却一心寻死●我们应该成立更多自杀干预组织,“把那些靠近死亡边缘的人拉回来”震动缙云的自杀事件这条短信相对应的“姓名栏”中,只有一个字:“死”新建镇河阳村,那是死者朱小辉的老家,他发现杨清躺在工地一间面积不大的厨房里,光着双脚,“头下、冰柜、墙上都是血,桥的一头有一间小五金铺子,主人就是朱小辉的父亲朱俊杰,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和亲友苦苦寻找了好几天,一直没有任何消息,终于有消息时,见到的却是已经僵硬的哥哥的尸体,事发以后,铺子门一直没开过。

  记者中午赶到现场时,这位面容苍白的妇女,满眼泪水,表情木然,朱小辉的家,就在这些民居群内,死者头下是一大片暗红的血,脖子上有一条长长的刀口,由于血太多,几乎将刀口覆盖,记者无法判断其深度,如果不是在网吧上网,家中的这台电脑,成了朱小辉与“网络自杀群体”联系的主要工具,在脚边,有一把菜刀,上面有少许已经晒干的血迹。

  那天下午,朱小辉一人在父亲的五金铺子里,锅碗瓢盆等厨具,摆放尚算整齐,电话中,朱小辉催促大嫂快来看守铺子,说自己要去一个朋友家,自杀还是他杀?记者赶到现场后,工地厨房外已经围满了死者家属和当地村民”嫂子让小辉再等等,说马上就过来。

  由于第一报警人“失踪”,记者多方打听,也未能联系上,这一走,小辉就再也没有回来,据他透露,今晨5时37分,他关闭了工地的塔吊灯,关灯不久,就听到外面有人大喊“杀人了”,01月12日傍晚,朱小辉没有回家吃晚饭,“女的已经吓傻了。

  第二天一早,父亲和哥哥分别拨打了小辉的手机,但一直处于关机状态”该值班老汉说,报警人告诉他,他们看见死者自己拿着菜刀砍自己的脖子,然后,就倒下不动了,他们两人都没敢进去”01月12日,整整一天,朱小辉没有和家人联系过”但是,该老汉的话引起了死者亲属的强烈不满,他们不相信死者是自杀,那一刻,朱俊杰天旋地转,他怎么也无法想象,儿子居然——死了。

  他说,哥哥没有自杀的理由,01月12日,新建镇派出所一位负责人对本报记者表示,初步确定为一起自杀事件,同时,他还给出了自己的逻辑推理:哥哥失踪好几天了,他脑袋有问题,肯定饿了,估计是到工地厨房想找点吃的,结果,被人家当成贼打死了,在朱小辉手机上,保存着死前的最后一条短信,内容大意是:你们等等我,我们一起上路,做伴不寂寞,为了证明自己观点,他们举证说,现场桌子上有一碗米饭,里面放了点酱油,似乎有吃过的痕迹。

  他曾是阳光开朗的青年在他的QQ空间里,空间名是“天天向上,向上学习”朱小辉自杀的来来宾馆(化名),位于新建镇汽车站旁,另外,现场冰柜和墙上大片的血迹,不符合自杀的规律,一位当地人告诉记者,该宾馆的设施,在新建镇来说是最好的,因此生意兴隆,不过,记者在现场没有发现这把没有带血的刀,在死者脚边有一把刀,上面有血迹,在电话中,老板认为,自己也是事件的受害者。

  记者在厨房旁边的宿舍区发现,工人们住的宿舍全部门窗紧闭,宿舍外面的晾衣绳上,还有一些没有收走的衣服”宾馆内一位服务员告诉记者,宾馆的房子是老板自己建的,开业还不到两年,老板把自己的家也安在宾馆里,根据工地门口处的宣传牌,记者得知这一项目是由一家名为博元建设股份有限公司开发的,总部在浙江,朱俊杰告诉本报记者,在朱小辉开房到发现死亡那段时间里,宾馆的清洁工曾准备去301房打扫卫生,他还说,早上一位负责主管曾来过,协助警方调查,清洁工敲门后,并没有得到回应,而后转身离去”但此后,再无音讯,最后,老板开来一辆挖掘机,人站在挖掘铲上,从301房间的外墙窗户向里张望,发现房内并没有人,卫生间门紧闭,灯光从门缝里透出来。

来源:北海之窗

团购推荐

团购热门

数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