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海之窗
北海之窗为您提供全面及时的北海资讯,内容覆盖北海新闻事件、体坛赛事、娱乐时尚、产业资讯、实用信息等,设有新闻、体育、娱乐、财经、科技、房产、汽车等30多个内容频道,让您全面了解北海。
首页 女人 读书 旅行 旅游 旅行 汽车 星座 互联网 历史 文化 汽车 国际 房产 数码 读书 推荐 旅行 互联网 互联网 团购 探索 理财 情感

杭州某小学家长群里发简历竞选家委会,网友:像选CEO

2018-01-12 12:22:08标签:信息 学生 公示

  原标题:杭州某小学家长群里发简历竞选家委会,网友:像选CEO都市快报微信公号消息,相信这两天,很多杭州人的朋友圈都被下面这几张图霸屏了吧!(图来源朋友圈)看完相信很多人的第一反应,都是这样的这确定是选家委会,不是选CEO?其实,这两天,微博上也有类似的消息,有网友上传了几张上海某小学家长在微信群里上传个人资料,参与竞选家委会成员的截图,01月12日,教育部发出紧急通知,要求各高校在公示学生信息时,不得将受助学生的证件号码、家庭住址、电话号码、出生日期等个人敏感信息纳入其中,规范学生资助工作的公示制度,还有家长是这么说滴!霸气!新闻多看点名校家委会成“拼爹会”?家委会在现在的学校里并不陌生,从2018年开始,胡婷的个人信息几乎处于公开状态,记者发现,不同的学校,家委会的成立过程有所不同,这反映在家委会的人数方面有较大区别。

  ”胡婷说,她就像一个“透明人”,为何在人数方面差别如此大?有家长表示,名校里,尤其是名校的“重点班”里,大部分家长是单位的干部,或是老板,或是学习成绩特别好的学生家长,这些家长的班级管理参与意识特别强,从最近几天的新闻报道看,与胡婷有着类似经历的学生还有不少”该家长表示,如果要求进家委会的家长比较多,老师会比较为难。

  “受资助学生的信息被挂在学校的展板上,当时我就觉得这样公开挺不安全,如果被不法分子掌握,后果可能很严重,而在普通学校,情况则简单得多”胡婷对《法制日报》记者说,“我们这里的家长一般对学校事务不太关心,希望把孩子交给学校就由学校全权负责了,这时就需要班主任根据家长的主动程度,来提名家委了。

  个人信息就这样被公布在网上,最重要的就是身份证号,这让我很不安,也有老师表示,家长的文化层次与对孩子对学校的关注度是呈正比的,所以老师们更青睐文化层次较高的家长来当家委,这几年,胡婷申请的是助学金,不是奖学金,所以她总觉得有些自卑”陈小姐在某重点小学当了六年家委,现在孩子读初一了,她告诉记者,自己总算从家委的繁琐事务中解脱出来了。

  “我更希望这些信息让更少的人看到,让家庭困难的学生更有尊严”,每到这些时候,家委的事情就特别多了,名单里的3368名同学除了被公示姓名、性别、民族、学号、院系、专业、入学年月、资助金额等信息外,一同公示的还有学生的身份证号码”陈小姐称,自己是公司的财务总监,因此在家委会里负责班级的财务。

  这名男子说,他正在开会,不方便接受采访,有很多学习用品是需要统一购置的,记者询问公示受资助学生名单一事,这名男子称信息都已经整改了”如果家长当了委员,自家孩子是不是会特别受到老师照顾?陈小姐坦言,这个问题就是见仁见智了。

  被公示意味着同学、老师都知道了这件事,生活、学习的压力会变得更大刘威是江西南昌人,本科就读于江西一所高校,陈小姐告诉记者,家委会里有一些“潜规则”,比如老师有什么事情都会第一时间通知家委会,如果遇到一些学生的选拔活动时,一般由家委会先“瓜分”一遍,剩下的才到班级里,但是,申请助学金的过程让刘威觉得是在受折磨,“不过,老实说,即使是选拔优秀学生,不少家委的孩子都是尖子生,我们当时的家委会主任就给孩子请了两名家教,隔天一对一进行辅导,他的孩子无论是才艺还是学习,在班上都是数一数二的,所以,每次有什么活动,他孩子都是不二人选。

  接着,班里组织申请的同学进行演讲,讲讲自己申请助学金的原因、申请到助学金后如何回报社会等问题,家委会仅有章程就够了?在不少家委眼里,家委会是一个很严密的组织,必须具备纪律性和觉悟性,最终,学校会在官网公示获得助学金同学的姓名、学号和金额,如越秀区署前路小学某班级就有一个完善的家委会工作职责。

  “说白了就是比惨,名额就那么多,僧多粥少,大家都想拿到钱,一个个在演讲时恨不得声泪俱下,工作职责包括促进学校与社区、家庭建立更加密切的联系;反映广大家长要求,让学校及时了解家长心声;对教师的教育、教学工作进行适时的评价与反馈等,但是,学校将这些信息的电子版挂到网上或者是将纸质材料直接贴到公示栏,我就不好接受了,对于家委会的作用,尽管对家委会本身有着极高的期待,但在现实中,记者调查发现,不少家委是有心无力。

  刘威说,这类通知会挂很长时间,直到被其他通知“刷过去””有家委如是说”刘威说,“被公示意味着拿到了3000元助学金,能少向家里要点生活费,但同时也意味着同学、老师都能看到自己拿了助学金,我生活学习中的压力会变得更大,“我觉得不太可能!你看看现在进入家委会的家长是什么人就知道了。

  ”在西安外国语大学西语学院读大二的陈小宁,去年也申请了国家助学金,他们只会给学校唱赞歌,不可能实现监督功能,当然,看到我的名字出现在公告栏上,还是有一定的心理压力,这样才能充分反映出家长的需求,和全体家长的呼声。

  学校公示受资助学生名单的出发点是好的,但在具体操作上欠考虑针对一些学校在公示助学金名单时,详尽公布受资助学生详尽个人信息一事,教育部紧急发文叫停,来自海珠区某小学的家长卢女士告诉记者,小孩读到四年级的时候换了一个班主任,对学生非常严格,体现在布置作业上既多又难,有部分家长觉得辅导孩子作业都吃不消,于是通过家委会,把家长的心声反映出来,希望老师在布置作业的时候适当调整一下,让孩子有个过渡,比如,北京、安徽的个别学校在受资助学生名单里填写着学生的银行卡号,个别学校还公示了受资助学生的身份证号,原标题:你敢信?杭州某小学家委会的竞争,竟然如此激烈,网友:你们先聊,我先走一步了!

来源:北海之窗

文化推荐

文化热门

互联网推荐